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业指导

雄安的梦想家,雄安普通人的雄安梦!!

来源:雄安人才网 时间:2017-05-03 作者:雄安人才网 浏览量:

     雄安新区满月这天,34岁的雄县人刘伟正在烧烤摊就着几瓶啤酒感叹青春已逝。他此前也经常感慨县城的一成不变,然而近日,他突然感到一场巨变即将来临,连邻桌的年轻人都在聊雄安。这里是雄安当地6位年轻人的故事,他们有的从未离开,有的在外闯荡又回来,对未来有焦虑也有期待。

2002年,当刘伟背着吉他、带着故事从北京回到家乡雄县的时候,一度成为了很多年轻人崇拜的对象。但是对他而言,漂泊就总会有尽头,选择回家是为了能走得更远。摄影|王丹穗

2010年,刘伟开了一家自己的酒吧,酒吧聚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让很多人因此喜欢上了民谣,但是7年来酒吧都处于维持状态,没赚什么钱。最近酒吧却忽然热闹起来,来的人多了,他也比以往要多醉几天。


为了能给家人更好的生活,2014年刘伟正式开始做起了婚礼策划师。经过三年的努力,他在婚庆行业树立了自己良好的品牌形象。现在他策划的每场婚礼,收费从1-6万元不等,每年至少可以接40多场的婚礼,其他大小活动100多场。

刘伟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他希望自己挣到足够的钱,然后带他们一起去一个亲近自然的地方,安静地生活。雄安新区成立,经历过短暂的兴奋之后,刘伟选择用平静的心态面对生活,4月14日,他在朋友圈中借用一句歌词发布了一条状态,“当我低头的瞬间,才发现脚下的路。

90后苏米2016年从天津辞职回到老家雄县,作为一名科班出身的室内设计师,她刚开始都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多年积累的知识和经验让当地人接受。 不过,经过3个多月的考察和准备,2017年3月21日,苏米在雄县成立了一家叫做“梦想家”的室内设计工作室。

苏米2009年去天津上大学,此后留在天津工作。2016年11月,爷爷的一场重病,让苏米顿觉自己应该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再三挣扎后她选择辞职回家。刚开始苏米看到京津朋友们在朋友圈里晒出的“生活”,也会感到失落。现在,不忙的时候苏米经常会陪奶奶一起去郊区挖野菜。

因为客户定位偏向小众与高端,苏米本以为会需要花很长时间慢慢积累用户,没想到工作室成立一个月内就接到了三笔订单,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深夜。这三笔订单中有两笔都和新区的成立有些关联。

4月1日雄安新区成立后,苏米收到了很多来自朋友的问候,一位曾经的同事还说想把两年前在天津买的房子卖了做创业基金,辞职后来雄县和她一起创业。苏米认为雄县高端住宅的室内设计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多,她希望通过现在的经验积累,在未来能把握住机会,做出自己的特色和品牌

4月1日,刚从朋友那里得知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时,家住雄县的出租车司机肖武还以为这只是个愚人节玩笑。直到与他同一小区的住户以3万多每平米的价格将房子私下卖给了一位外地人后,他才开始觉得新区的成立似乎已经开始逼近自己的生活——这个价格是他父母为他买房时的20多倍。

1993年出生的肖武是雄县刘家铺村人,在北京陆续打过三年工后还是选择回到了老家工作。他是独生子,父母早早地就为他在县城里贷款买下了一个130多平的婚房。肖武所住的小区因为五证齐全,已经被人标到了很高的价格。但是他却并不关心,他说“只有一个家,多少钱也不会卖。”

肖武19岁回老家结了婚,今年儿子都已经6岁了。肖武每天早上8点出门,晚上9、10点钟回家,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能同妻子、儿子坐在一起吃饭了。今年,肖武当初买出租车贷款的钱已经还了一半,现在平均每月还要交2300多的车贷。

肖武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初没有学一技之长,现在有了孩子,需要他去挣钱养家,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学习或是从头创业了。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有关于房子的新的传言和段子出现,他都只是当做一种消遣或是玩笑,让他真正担忧的不是拆迁和补偿,而是未来自己是否还有能力让一家人衣食无忧。

1987年出生的郭松一直都觉得自己可以成为网红,但是他现在更喜欢的身份是雄县常庄村的“村小二”。“村小二”是对每个农村淘宝站点负责人的一种昵称。未来他希望自己不仅能帮村民们上网买东西,也能帮他们卖东西,利用网络共同致富。


郭松一直想要将本村特产的梨通过电商平台卖出,然而赶上新区成立,雄县停止了所有营业执照的办理。而未来,村庄即将在这片土地上消失,高新科技园区中也势必不会再种满果树。这复杂的心情让他很难形容——虽然眼前看不到,但或许未来会更好。


雄安新区成立的同月,安新县大王镇小王营村的田豹也迎来了自己人生的新起点,他与同村一位姑娘在家中举行了婚礼。说起这一个月的变化,田豹觉得是因为自己命好,赶上了家乡翻天覆地的新机遇,接下来还是要好好过日子。



田豹今年24岁,大专选择了计算机专业,2015年毕业后回到了安新县,现在在一家专门从事固废处置的上市公司上班。田豹说如果公司未来不被更大的企业挤掉,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这是婚礼现场。

田豹家里开着一个小型的服装加工厂,因为要筹办婚礼,所以给工人们放了假。像这样的工厂在安新县大王镇很常见,这里的人有条件的就自己开工厂,没有钱的就在别人的厂里打工,不用外出也可以生活得很安逸。

大王镇小王营村因为新华社一篇关于雄安的稿件而出名,这里被指出是未来雄安新区起步区的核心区域。对于未来,田豹也无法想象现在的村庄会变成什么模样,他说自己也许就是最后一位在村子里举办婚礼的年轻人了。

王皓,一个从小生活在白洋淀畔的年轻人。2010年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到老家安新县,通过几年的奋斗,终于在2016年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酒店。自开业以来,酒店的口碑一直很好,每月的平均流水能达到在十五万。

王皓的酒店虽然规模不大,但他对品质和细节的要求却极为严格。他会每天检查房间质量,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努力把自己的小酒店做得与众不同。他希望以后能在雄安新区建成后,再多开几家风格独特,有品位的酒店。

雄安新区成立后,王皓用“自豪、向往、焦虑、失落”形容了他复杂的心情,有对家乡的自豪,有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但是也有即将面对激烈竞争的焦虑,和对告别乡土生活的失落。

在开车路过白洋淀的时候,王皓忽然停下来,走下车。他已经很久没有去淀里划过船、抓过鱼了,但是每次看见这一汪水还是会觉得亲切。他希望能建一个有白洋淀特点的主题酒店,在房间里铺满芦苇。他相信自己的家乡会越来越好,也期待着能在这次历史的变革中有所作为,实现自己的梦想

分享到:
官方微信

CopyrightC 2009-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翔星网络 求职群:632253682 苏ICP备11052088号-13 苏ICP备11052088号-13

地址:雄安新区安新县政府对过 电话(Tel):18233497997 EMAIL:hrxiongan@163.com

Powered by HRxiongan.com

用微信扫一扫